????显然,祁六虎还在生我的气,这就要下逐客令了。

????不过,我并没走,我知道祁六虎的心思,摇摇头说:“这都多少天了,还没想通?我都跟你说了,我不知道颜宴的心思,我是真打算介绍你们俩的,谁能想到后来发展成那个样子了……”

????我还没有说完,祁六虎就摆着手说:“别跟我讲这些废话,我不想听!什么颜宴不颜宴的,我已经不喜欢她了,也跟你没什么关系!”

????我转头看了一下办公桌上颜宴的照片,祁六虎顿时有些尴尬,把脸扭到一边去了。

????我继续说:“祁六虎,你扪心自问一下,在你心中我是那种会把自己不要的姑娘推给朋友的人吗?前几天你一时冲动说这种话不要紧,我也不怪罪你,这都过去一个星期了,你要是还这么想,我可就真生气了,咱俩这兄弟也就做到头了。”

????祁六虎没有说话,仍旧把脸转到一边。

????不过我想,他心里还是有点数的,否则之前没必要放过我。

????我便趁热打铁,继续说道:“祁六虎,你不想和我在一起了没关系,但我这次过来香河,确实有事找你帮忙。”

????祁六虎沉默一下,这才说道:“什么事情?”

????跟祁六虎,当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他本来就知道我们所有事情。

????我便把这几天的事情说给他听。

????祁六虎听完也很诧异:“我师父在香河啊!”

????童耀就是祁六虎的师父。

????我点点头,说:“童叔叔和何阿姨都在香河,我们需要他俩帮忙,来铲除乔戈尔!”

????这事情很重要,说影响着整个华夏也不为过,祁六虎就是再和我有嫌隙,也知道哪个轻、哪个重,他立刻问我:“你怎么不直接求助左天河?洪社势力遍布香河,一定可以找到我师父的。”

????我说:“我说实话,我就是不太信任左天河,毕竟我俩才刚认识没多久,这事又牵扯到很重要的机密,一个不小心走漏风声的话……你觉得左天河能信任么?”

????祁六虎沉沉地道:“我也说实话啊,我来香河一个星期,蒙他赏识做了洪社香河分会的白旗旗主,我感觉这人还是挺讲义气、挺靠谱的,但是我又不敢完全保证,毕竟我俩认识也没几天,还处于知人知面不知心的状态。包括其他旗主也是这样,都不太熟!”

????我说:“那怎么办?”

????祁六虎说:“只能动用我白旗的人了,我会让手下去找我师父的。”

????有人帮忙总比没人帮忙好。

????我便说道:“那就麻烦你了。”

????“咱俩还客气什……”话没说完,祁六虎轻咳一声,冷冷地道:“我是看在魏老的面子上,否则不会帮你的!等找到我师父,咱俩还是一拍两散。”

????“行,只要能找到童叔叔,你就是上街裸奔都成。”

????“你才上街裸奔……”

????就这样,我和祁六虎分头行动。

????我去地铁站和红花娘娘汇合,祁六虎领着白旗的人四处去找童耀,算是兵分两路、全面覆盖。洪社在香河还是势力很大的,哪怕只有白旗,也能覆盖不少范围。

????我已经尽了人事,能不能找到童耀和何红裳,就完全看天意了。

????我赶到地铁站的时候,已经临近黄昏,能不能找到人,今晚都必须走,红花娘娘已经订好了机票。就是找不到人,我们也得回去对付乔戈尔。

????和新闻报道的一样,地铁站人山人海,到处都是面目狰狞的人,挤得手机都快没信号了,根本找不到红花娘娘在哪。

????不过我想,红花娘娘是来监视罗云聪,看何红裳会不会对罗云聪下手的,只要找到罗云聪就没问题了。地铁站里的人实在太多,真的什么妖魔鬼怪、牛鬼蛇神都有,除了该死的暴徒外,还有媒体、记者、便衣、卧底,甚至我还看到一些洪社的人,以及偶尔出现的金发欧美人,可谓鱼龙混杂、泥沙俱下。

????我现在可能有点反应过度,看到欧美人就觉得和战斧有关,或许是改造人。

????我混在人群里,四处寻找红花娘娘,要能找到童耀和何红裳当然更好。

????不过,并没找到。

????我看到了罗云聪。

????那个家伙站在高处,和电视里的样子一样,戴着眼镜、染着黄毛,手里拿着个大喇叭,歇斯底里地大喊大叫,乍一听全是胡搅蛮缠的话,却极有感染力和煽动力,四周的人不断咆哮、鼓掌、欢呼,说是传销聚会也不为过。

????这里乱成这样,他就是发起人之一,难怪左天河怀疑他和战斧有联系了。

????罗云聪说的那些话,听得我是大为恼火,恨不得将他撕成碎片。作为从小接受传统教育的我,根本接受不了这样疯狂的言论,也想不通他为什么好好的不做人,要做狗?更想不通周围的人为何连连欢呼,全被猪油蒙了心么?

????要不是我还有事情,真想现在就袭击罗云聪。

????我琢磨着,以何红裳的脾气,肯定看不惯罗云聪,但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下手。我希望何红裳今天就下手,方便我们能找到她。

????地铁站里的人太多了,毫无疑问地影响了一整条线,搞得许多正常上班的人无法通勤,偏偏他们觉得自己是正义的,是光明的,是伟大的。

????我混在人群里,不可避免地听了许多罗云聪的荒谬言论,让我根本没有办法容忍。

????真的,我觉得只要是个正常的华人,都忍不了!

????我一咬牙,心想实在不行,趁着人多偷偷搞他一下,总不能真的无动于衷吧?

????这么想着,我便努力往前挤去,准备靠近罗云聪,给他点颜色看看。但我还没走近,就听空中突然传来“飕飕”声响,竟有几朵红花朝着罗云聪激射过去。

????我一看就乐了,红花娘娘还一再告诫我说别冲动呢,结果她比我还冲动,这就袭击罗云聪了!

????红花娘娘的手法确实非常隐蔽,再加上罗云聪站的位置又非常高,我几乎能看到罗云聪失足摔下的样子了,正要忍不住大声叫好,就见罗云聪突然伸手一捏,“噌噌噌”几下,便把几片红花尽数夹在自己手里。

????嚯,果然是个高手!

????我的心中当然无比惊骇,能徒手接下红花娘娘的暗器,实力怎么着也在天阶上品往上,真是要更高了。这个罗云聪才二十多岁,看着也不像个练家子啊,难道是改造人?

????我正诧异,就见罗云聪猛地一指某个方向,厉声喝道:“有人偷袭我,将她拿下!”

????现场所有人都朝着某个方向看去。

????一个红衣服的女人正在人群之中穿梭,可不就是红花娘娘吗?

????“抓住她,抓住她!”

????现场猛地大乱起来,所有人都朝着红花娘娘围追堵截,但他们又怎么抓得到呢,红花娘娘可是天阶上品,平时不愿展露身手,现在危急时刻,就必须得亮出来了。

????她在人群之中极速穿梭,众人被她撞得东倒西歪,有时候实在闯不过去,她还整个人一跃而起,在众人的肩头上窜来窜去,一袭红衣如同闪电一般游走,美得像是天边烧红的晚霞。

????真的,这要不是我妈,我也得爱上她,实在太迷人了,一举一动都颇具风情,还不是故意做出来的,而是她本身就有的风韵,难怪南王、春少爷、乌干达对她念念不忘。

????如果只是平民,红花娘娘逃出这里不是问题,但我清楚地看到几个欧美人朝她追过去了,这些欧美人同样把人撞得东倒西歪,力气颇大、身形也快,百分之百就是改造人了!

????我不知道这些改造人的实力,也担心红花娘娘会被他们伤害,于是也立刻跟了上去。

????红花娘娘和那些改造人的速度都很快,完全不管不顾以后,没人能挡住他们的路,很快就冲出了人海,继续沿着轨道前方冲去。

????因为暴徒们侵占了地铁站,导致一整条线都停运,所以其他地方没有列车,也没有人。

????但这地方很明显地已经被战斧提前控制了,红花娘娘在往前疾速奔跑的时候,前方突然又出现了十多个欧美人,前后形成夹击,很快就把红花娘娘给包围了。

????红花娘娘面色冷峻,手抓两把红花,盯着左右的人。

????现场大概二三十个改造人,不明实力、不明身份,红花娘娘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是眼神警惕地盯着他们。我也迅速奔了过去,并且整个人一跃而起,“飕”的一声从哪些改造人头顶掠过,“噔”的一声落在了红花娘娘身边。

????红花娘娘顿时沉着脸说:“你怎么来了?”

????我说:“你被人包围,我能不来吗?”

????又说:“你一直让我别冲动,怎么是你冲动了啊?”

????红花娘娘说道:“我没冲动,我是故意这么做的。”

????“什么意思?”

????“眼看天都快黑了,何红裳还没有消息,我就想先下手看看,所以故意整出那么一番动静。如果何红裳在附近,她看到我,一定会出来的。”

????“那她出来没有?”

????红花娘娘看看左右,有些沮丧地说:“没有。”( 龙抬头 http://www.baishu6.com/0_118/ 移动版阅读m.baishu6.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