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弩矢直窜射去,大片的金军士卒扑倒坠入水中,其余咬牙硬撑的士兵就算要予以反击,可是在剧烈颠簸的小船上射出零零散散的箭簇根本就无法向对面的齐军水师形成有效的打击。反而又是一排排由神臂弓施发出的弩矢穿透射来,又将江面上大批顽抗的金军射得如筛子也似。

????很快的,那些声嘶力竭挥刀督战的女真军将陡然间又发觉他们所处的小船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从船底处似乎传来咚咚的闷响声,随即甲板迸裂,如注的江水直涌将出来。甚至有的船舶颠晃的更加剧烈,好似惹恼了本来在江心当中酣睡的龙王,一只只小船便似狂风飘败叶,很快又船底朝天,直将那些慌乱惊呼的金军士卒尽数颠至江水中去!

????大多金军士卒直往江心深处坠去,也有人拼命睁大了眼睛,终于觑见在江水中有众多浑如水鬼般的敌军水战好手凿船的凿船、颠翻的颠翻、补刀的补刀...直将那些沉在水面下扑腾挣扎的同僚一一搠杀,一团团血迹在水中冉冉升起的同时,忽的又有一道在水中窜行游得飞快的白光往自己这边冲来......

????张顺一如既往,化作浪里白条在江水中疾速游去。仍如一条成了精的白鱼也似。手中的蓼叶尖刀也被擎起,在他围绕着那些水中挣扎的金军将兵周围打转的同时,尖刀从不同的方向飞快的搠去,似乎完全不受水面下阻力的限制,反观那些在水中施展不开手脚的金军兵卒也只能看着自己的身上一刀、两刀、三刀......在恐慌与绝望中身上当即又多出数处血窟窿,惊呼惨嚎却也只是升起一团团的气泡,江水直从口鼻处灌进胸腔中,非是被张顺在水中一个个的绰刀搠杀,便已然被溺毙淹死!

????而在江面之上,那些本来堆砌易燃之物,试图撞向对面齐军水师的船只上先后也都燃起了冲宵的烈焰,直照耀得江面上火红一大片。对面齐军水师先是以强弩压制住江面上拦截的金军船舶,很快的又抡舞其火蒺藜、轰天雷等内装火药的球形火器,一段的绳索在空中飞舞轮转,随即脱手掷出,也教船舶上那些金军将兵根本无法在接近敌船后跳帮过去近战厮杀,便又被轰杀得鬼哭狼嚎!

????身临恁般被动挨打的绝望困境,如今已是形如惨遭屠戮的金军船舶上先后爆发出绝望恐惧的哀嚎,终究无法抵挡住大批的齐军战船冲破江面上的防线,继续以锐不可当的势头朝着鸭绿江北岸不断靠近。

????而江岸上的金军连营当中旗号乱晃、号角频响。众多猛安、谋克疾声嘶吼,挥舞着手中的兵刃鼓动麾下军健士气,并驱赶着别部兵卒在江畔列开阵势。就算是水上厮杀忒过吃亏,好歹也要守住岸上的防线,继续竭力死战抵挡住齐军杀上北岸的势头。伴随着声嘶力竭的号令声起,排列开的金军诸部弓手当中一片片弓弦剧烈震动声密集响起,无数双紧扣着弓弦的手骤然放开,数千支羽箭呼啸射起,在空中密匝匝的一片,旋即朝着江面上齐军水师的先头部队直坠过去。

????无数羽箭骤然落下,如飞蝗也似的扑向在江面上分波辟浪、疾速游驶的诸般快船阵中,虽然当中大部分羽箭直落在船只上张挂起的熟牛皮上,当即将一艘艘快船直扎得如刺猬一般,当中也不免响起利刃撕裂血肉的闷响,转瞬间,齐军水师中也有不少将士中箭扑倒。

????而打头阵率部冲杀的水军将官当中,伏波水师都监官王定六拼命挥动着手中苦竹枪拨落当头射来的箭簇,也仍不免被支利箭狠狠的扎进他左肩肩胛当中,王定六闷哼一声,当即响亮踉跄退出数步,所幸有船舶上的水班兵卒及时抢将上前,挥刀绰盾的前来策应,好歹护应住中箭伤重的王定六不至再被旋即直坠下来的箭簇射杀;然而白河水师统制张经祖惊然抬头望去,眼见一蓬蓬箭簇凌空攒射下来,他虽然立刻要奔至快船一侧张开的熟牛皮下方躲避,但到底还是慢了一拍,当即被一支箭簇射穿了喉头,直扑倒在剧烈颠簸的甲板上中矢身死......

????江岸上金军步阵当中又升腾起一片箭雨,头阵齐军水师虽不免又有些将士中箭战死。可是大批快船在江面上飞速游驶的速度却没有丝毫停顿。无数把弩机再度被端起,汇聚成一片片簇锋森寒的光芒,登时机括扳动之声连成一片,大片的弩矢伴随着弩弦剧烈颤动声激射而出,恁般声势也要比江岸上金军施发的箭阵要劲厉猛烈得多!

????当无数支弩矢呼啸着划过波涛汹涌的鸭绿江面,直攥入岸上密集的金军阵列,顷刻间血光飞溅,惊呼惨嚎声也不断的响起。瞬间密集紧凑的步军阵列中倒下一片士卒,众多被弩矢穿透的金军伤兵泥泞的血泊当中翻滚挣扎。而几员在前方督战的女真谋克在这一轮驽矢射击当中也射得刺猬一般。而几乎在同一时刻,随着指挥各部水师渡江作战的李俊又是一声令下,在头阵快船的后方,几艘底尖上阔、昂首高尾,足有几丈高的楼船之上也响起了密集的鼓点声。

????堪堪已是进入射程,制式比快船上水军抡臂挥出的火器要打出好几圈的轰天雷、火蒺藜的药捻儿被点燃发出“嗤嗤”急促的响声,也被楼船上的水手放置入甲板上矗立起投石炮的石袋当中,各艘楼船上的水师都监几乎在同一时刻高声喝令,诸般投石机上绞车长臂突然被放开,石袋即迅速也被弹起发出浑重的破风劲响,大片轰天雷、火蒺藜炮弹被弹放射出,在空中越过前方顶受江岸布防的金军箭簇的头阵快船,先后也直直砸落向岸上猬集的敌军阵中......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频起,这时岸上的金军将官可再无法尽力维持住密集稳固的阵势。众多身处于爆炸中心处的金军士卒被炸得面目全非,当即毙命反倒还算是死得干脆,未曾再受甚零碎苦头。而猛烈的气浪迅速在金军步阵当中爆发开来,轰天雷、火蒺藜内置的钢针铁片与炸裂的弹壳四下里到处乱飞,登时又有大片、大片的金军弓手被迸裂激射的铁片打穿了身子,立刻扑倒在地上发出杀猪般的惨嚎声。

????而如此火器轰击非但杀伤效果奇佳,当即也足以使得岸上布防的金军其余将兵勉强维持的军心士气遭受致命的打击,在这等形势之下,仍旧杵在原地也极有可能被轰击炸死,更惨的还要被溅射的铁片打得血肉模糊,只能匍匐在地上哀嚎惨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就算那些尚存死战之心的金军猛安、谋克咬牙切齿,仍不愿退,却也很清楚如此在岸上列开密集的阵势阻拦大批敌军上岸,恐怕各自统领的军卒儿郎,也只会在齐军强弩与火器的连环打击之下彻底崩溃!

????()( 水浒任侠 http://www.baishu6.com/0_170/ 移动版阅读m.baishu6.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