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说,铜臭子灭了南唐和吴越,恐怕很快就会班师回朝了!”

????“嘿嘿,灭了吴越和南唐之后,铜臭子的实力必定会大增啊!”

????“谁说不是呢。势大难制啊……”

????“难道就没有办法制约之?”

????“制约?怎么制约?铜臭子既不信神佛,又不尊重孔孟之道,手握几十万精锐大军,新近又灭了南唐和吴越,何以制约之?”

????“唉,想当初,铜臭子打进开封城之前,咱们应该坚决支持赵匡胤挂帅出征。韩通那个憨货也太不中用了,区区一个时辰而已,就兵败如山倒了……”

????“事过景迁了,还说这些,有何益处?”

????“诸位,难道就要任由铜臭子继续摆布下去么?”

????开封城外的河秀书院里,一群达官贵人和士林魁首,聚集于一堂,共商未来的大计!

????“办法其实也不是没有,不过,最令人头疼的是,咱们手里没有掌握一兵一卒呐!”

????有人的此话一出口,众人皆哑口无言,只得频频叹息不已!

????俗话说的好,秀才造反三年无成,其中的最关键,就在于手里是否掌握了兵权?

????“开封之兵,尽皆捏于李云潇之手。李云潇是什么人,想必不需要我多作说明了吧?唉,吾等饱读诗书之辈,竟然坐困愁城,屈膝于铜臭子之下,实在是奇耻大辱!”

????林文盛一直喝着茶,默默的倾听着众人的发言,并把每个人说的话,都牢牢的记在脑海里。

????原本,林文盛是最最反对李中易的士林领袖之一。然而,当缇骑司提督左子光将林文盛和他弟媳之间的奸情挑明之后,林文盛就只能选择低头,摇身一变,成了左子光安插在士林之中的眼线。

????如果只是奸情败露,林文盛不会这么轻易的乖乖就范。可问题是,左子光不仅掌握了林文盛的奸情,还控制了林文盛唯一的儿子,也是他和弟媳的奸生子。

????今天的聚会,是由河秀书院的山长——任正达,亲自下帖子,邀请大家参加的一场盛会,身为开封士林领袖之一的林文盛,肯定在受邀之列。

????然而,任正达做梦都没有料到,林文盛的参与,就等于是把众人都卖给了缇骑司提督左子光。

????“林兄,何思之深耶?”

????林文盛不须抬头,便知说话者是他的平生劲敌,河南有名的大文士——张中光。

????所谓文无第一,张中光和林文盛,这两位士林领袖,一向不怎么对付!

????至今为止,两人已经明争暗斗了不知道多少回,一直难分胜负。

????“唉……”所谓交浅不能言深,林文盛不想落人话柄,故意深叹了一口气,就想遮掩过去。

????谁知道,林文盛本想敷衍了事,张中光却不想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林兄,小弟这里有一纸檄文,还请帮忙斧正一二?”张中光从袖口中拿出一叠稿纸,递到了林文盛的面前。

????林文盛接过来,仔细一看,立时傻了眼,张中光写的居然是号召全国反对李中易暴政的檄文。

????这可是谋反的大罪呐!

????“张兄,你这是何意?”林文盛一边默记檄文的内容,一边故作不知的反问张中光。

????“林兄,此文一出,天下人必定闻者景从,小弟想请林兄公飨盛举!”张中光此话一出口,林文盛立时明白了,敢情是想要他一起联署。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林文盛如果拒绝了联署,声望显然会因此而大跌!

????“好,愚兄有幸能参与此等盛举,实乃毕生之福!”林文盛毫不迟疑的提笔在手,在檄文上写下了他的大名。

????说句很不客气的话,林文盛才不怕列名其上呢。因为,左子光曾经说过,为了迷惑住士林中人,某些谋逆的文书他尽管签名画押,朝廷完全可以理解。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有江湖的地方,必有派系!

????有派系的地方,就有斗争!

????张中光当众拉人在战斗檄文上签名,绝大部分文人都架不住颜面,被迫签了字留了名。

????然而,有人却不鸟张中光,厉声质问道:“姓张的,你这是要陷大家于不义么?”

????众人扭头看去,却是一向和张中光不对付的柳大祥,柳大祥乃是中州书院的山长,他的弟子之中,做官者不下十余人。

????林文盛见柳大祥挺身而出,不仅不喜,反而暗暗叹了口气,心情立时变得很差,脸上却丝毫未显。

????如果,在场的人,都签字画了押,林文盛只需要把大名单往左子光的手上一递,就是天大的一份功劳。

????“柳山长,你这是何意?”张中光早就对柳大祥不满了,此时逮着机会,顺势借题发挥,“你莫非是想向李中易告发我等不成?”

????这话太过于惊悚了,在场的一干人等,个个都盯向柳大祥,仿佛他的脸上绣了花儿一般。

????“姓张的,在场的人,不是士林大儒,便是名望缙绅,奈何,却都是手无寸铁的书生。大家若是在檄文上列了名,不仅自己遭殃,还要连累全家老小,甚至是阖族亲戚。”

????柳大祥的一席话,仿佛三九天陡然泼到脑袋上的冰水一般,让众人已经发热的头脑,终于降下了温度。

????这年月的读书人,有家底的,即使不做官,也可以靠着庞大的田产,过得很滋润。

????没家底的读书人,要么做了官,要么在私塾里教书,赚点养家糊口的束修。

????只有,既有钱又有闲的读书人,才可能时常聚在一起,伤春悲秋,而无虞衣食。

????柳大祥的提醒,等于是在告诉众人,参与谋反之事,很可能会祸及家人!

????自从李中易掌握朝廷大政以来,对于世家和门阀,多有打压贬抑之举。虽然,李中易基本上不杀人,但是,把家底抄得一干二净,有时候比杀人还可恨十倍以上!

????在众人看来,李中易简直是色鬼转世,居然史无前例的首创了选秀制度,这等于是要挑尽天下的美人儿啊!

????然而,只要仔细的看清楚选秀的制度,就会发现,李中易扰的是六品官以上的官僚家族,而不是骚扰平头老百姓之家。

????不过,正因为李中易只抄家,不喜欢滥杀,给张中光制造了一个假相:纸老虎,不吃人!

????实际上,李中易现实的很,他心里很明白,秀才造反,别说三年,就算是一亿年,也必定是无成。

????只需要抄干净读书人的小家底,世态炎凉,必定是转瞬即至。

????对付读书人的闹事,李中易采取的是比较温和的打击政策,那是因为读书人们手无寸铁,无法真正的威胁到政权的安危。

????如果是军队里边出现了不稳分子,李中易丝毫也不会介意,钢刀上沾血!

????就在众人狐疑之时,张中光忽然冷笑道:“某家岂是胡乱送死之辈可比?这份檄文,肯定不可能现在发出,必须等到合适的时机,再亮出来。到那个时候,大家都将是从龙功臣。”

????林文盛听了这话后,眼前不由一亮,他刚才还在埋怨柳大祥多事,不成想,张中光的背后藏着有人!

????嘿嘿,天上掉下来的功劳,不捡白不捡,捡了也白捡呐!

????林文盛心里在狂喜,面上却丝毫也不显露出来,依旧是面沉似水。

????按照张中光的说法,等于是白送一场富贵给大家,只是,众人还都不知晓,张中光身后的藏镜人,究竟是谁呢?

????林文盛也颇有些好奇,据他所知,有资格藏身于张中光身后的势力,不外于契丹人、晋阳刘汉以及西边的孟蜀而已。

????这其中,最有力量的,自然要属契丹人了!

????“诸位可能还不知道吧,蜀地最近势力大增,凭空多出了六万水师,随时随地都可以顺江直下,夺取江南的膏腴之地。”

????张中光此话一出口,众人马上就都明白了,敢情,站在张中光背后的人,居然是蜀主孟昶!

????哼,竟然是孟昶小儿!林文盛暗暗叹息不已,蜀孟政权的先主孟知祥,确实是个人物。

????然而,孟昶这小子,比李中易还要好色,且无能之极,他焉能斗得过李中易?

????林文盛一点都不看好孟昶,但这并不影响他捞功劳的打算,毕竟,自从他投靠了左子光以来,尚未有重大的立功表现呢。

????在场的人之中,有人清醒过来之后,马上后悔了,就想找张中光索要回签名画押的字据。

????张中光也想向孟昶表明他的贡献,自然不可能交还签名,一时间,竟然吵闹了起来。

????林文盛暗暗冷笑不已,一群乌合之众罢了,岂是李中易那种强人的对手?

????最终,张中光还是占据了道德上风,说服大家都归顺于蜀主孟昶。

????林文盛回家之后,略事化妆,便爬墙出了后花园,跑去见左子光。

????“哦,你说的事儿啊,已经有人报于某家了。”左子光耐心的听林文盛讲述完毕之后,忽然指着角落里的一只碳盆。

????林文盛仔细一看,却见碳盆之中,赫然是刚烧毁不久的一叠纸。他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本以为抢先立了大功,谁曾想,有人比他来得更早,并抢走了头功!( 逍遥侯 http://www.baishu6.com/0_856/ 移动版阅读m.baishu6.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