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的事情,我记得格外清楚,十年过去了,却仿佛发生在昨天一样。”安爸爸回忆那天的出警情况,脸色严肃,语气低沉。

????“我们赶到的时候,消防官兵已经扑灭了火,房子里到处弥漫着刺鼻的异味,令人作呕的怪味。”

????“一楼是老人的睡房,妈妈带着两个孩子睡在二楼。火灾是从一楼开始的,发生的时候是在半夜,老人还在睡梦中。我们赶到的时候,根据现场推理,两个老人就那么躺在床上,先是被烟雾呛晕,再被活活烧死了。”

????“二楼的情况,就更加惨烈,楼上的窗户都装了实木窗杆,人跳不出来,被大火困住,妈妈抱住两个孩子,护在怀里,躲到了阳台上,也没有逃脱被大火吞噬的命运。”

????杨飞听得惊心动魄,问道:“按理来说,火灾从发生到变大,总有一个过程,老人在一楼,行动迟缓,躲不过去还好说,难道火苗这么快就窜到了二楼?二楼的人连跑到顶楼逃生的机会都没有吗?”

????安爸爸道:“老式的居民楼,顶层并不是平房,而是瓦房。我们询问过附近的居民,他们出门看的时候,那一家的楼房就到处都是大火滔天了。邻居们忙着隔离自家的房子,也没时间去救他家的火。事实上,那么大的火,除非专业的消防员,否则杯水车薪,起不到作用。”

????杨飞道:“火灾原因呢?有没有查清楚?”

????“查了。”安爸爸道,“电路老化引起的火灾事故。”

????杨飞道:“简直不可思议,正常来说,这样的火灾事故,人员伤亡肯定可以避免的。”

????安爸爸道:“我们当时也觉得太过诡异,为什么一家人都被烧了?法医进行了尸检,确定一家五口人,都是死于火灾,排除了他杀原因。其实,火灾伤亡的数字其实很大,我国每年有几千人死于火灾,全世界每年有七万多人死于火灾。”

????杨飞默然。

????安爸爸道:“真正面对大火时,人最容易惊慌失措,又是在睡梦中醒来,更是六神无主,面对灾难,我们没有想象中强大。所以,平时的消防逃生演习,看似无用,却是很有必要的。”

????杨飞问道:“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显示那场火灾是人为的吗?”

????安爸爸道:“以当时的刑侦技术水平,我们只能做出电路老化起火的结论。火灾规律显示,可燃物起火燃烧不可能在同一时间里把物件全部烧尽。火总是由某一点烧到另一点,从而形成了火灾的蔓延方向和燃烧痕迹,这个蔓延方向的开始点就是起火点。”

????杨飞点点头,表示认同。

????他是在警察家庭长大的,这种判断起火点的基本原理,平时听得多了。

????因为火势燃烧的先后时间不一样,所以燃烧后会形成轻重程度的差别,以及受热面与非受热面区别的痕迹,不仅反映出火势蔓延先后的顺序,而且也显示出了火势传播的方向性。

????所以说,被燃轻重的顺序和受热面朝向是最典型的火势蔓延痕迹,在火灾现场勘验中,作为分析认定起火点的重要根据。

????安爸爸说,当时确定的起火点,就是电源附近。

????杨飞问道:“是谁报的警?”

????安爸爸道:“是这家的男主人,他跟我们说,怀疑这是有人故意放的火。但我们调查之后,并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的痕迹。我们还对男主人进行过调查,不过他有不在场的证据,当天他因为急性阑尾切除术,正在医院住院,而躲过了这一劫。医生和护士都能证明,48小时内,他都没有离开过医院。”

????杨飞感叹一声,心想老砚也真是命大,一个急性阑尾炎,反倒救了他一命!

????火灾过去了十年,老砚心里的坎却永远无法迈过去。

????杨飞和安爸爸谈到很晚才回家。

????安然送他出门,问道:“你怎么关注起十年前的火灾来了?”

????杨飞说了老砚的故事。

????安然道:“他也没有直接的证据,不然早就告状了。”

????杨飞道:“是啊,一场火灾,把一切证据全部烧毁了!”

????安然道:“此案最大的疑点,就是竞争对手有老砚的研究成果。”

????杨飞道:“虽然说,他的竞争对手,也有他的研制成果,但并不能说,对方是从他的工厂里偷出来的,毕竟工厂的一切都毁于火灾了,竞争对手可以说,这是自己研制出来的成果。对手既然要做坏事,肯定会事先留好退路。”

????安然道:“是啊,研究成果这种东西,这也是最难判案的。”

????杨飞道:“虽然明明知道,这是最大的疑点,但又找不到破绽!”

????安然道:“你想查这个案件吗?”

????杨飞摇了摇头:“查不明白的。除非当事人肯认罪。”

????安然道:“你也别多想了,早点回去休息吧。对了,我听说,你和苏桐分手了?”

????杨飞轻咳一声,笑道:“只是闹别扭而已,两个人在一起,经常闹别扭的,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嘛!”

????安然道:“是吗?我在桃花村的时候,听苏桐妈妈说,你们已经分手了呢!两个人要是实在合不来,趁早放手,对你和她,都是一件好事。不是吗?”

????杨飞感受到她炽热的目光,不由得撇过脸去,说道:“谢谢你的关心。我回去了。”

????安然一把拉住他的手,说道:“杨飞,我们试着交往,好不好?”

????杨飞的心,忽然一动,得用多大的勇气,才能让一个女子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在找措词,要怎么说,才能不伤害她的心,不损害两人之间的这份珍贵的友谊?

????“当我女朋友,很危险的。”杨飞轻松的一笑,“你知道苏桐为什么离开我吗?因为她跟我在一起的时候,遇到了好几次绑架的危险。商场的斗争,太危险了,老砚遇到的那两场火灾,就是明证啊!你还是找个有稳定工作的对象,这样比较好。”

????“我不怕。”安然拉着他的手不放,“因为我是警察,我不但能保护好自己,也能保护好你。”

????杨飞指了指她家的楼房:“你不怕,我怕。我不想有一天,看到这房子,因为我,而无缘无故的起了大火,我不想看到,你有一天会因为我而变成油渣……”

????“借口!商战也没有你说的那么恐怖。老砚遇到的只是个别事件。你要这么说的话,哪个行业不危险?我们当警察的,才是最危险的!别找借口了,为了你,别说烧成油渣,哪怕变成灰烬,我也愿意!”

????“……”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首富杨飞 http://www.baishu6.com/1_1259/ 移动版阅读m.baishu6.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