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夜沉思起来。

????如果是第二代会怎么做?

????想必是打进去吧?你不见我?找shi?给脸了?

????现在却不行……他要的是私密,这件事关乎整个亚洲的局面,甚至关乎华国地府以后是否会有一个拥核邻居。自己提着命运冲进去恐怕没人敢拦自己,但……你敢保证黑曼巴地府没有埃及地府的阴羽?

????你敢保证……给俄罗斯地府禁术思路的,就不是埃及?

????“等。”数秒后,他抬起头来,皱眉轻轻放下茶杯。

????优美的瓷器落在托盘上,发出悠扬的脆响,仿佛上方的山水都荡漾起来。

????“事到如今……只能等。”

????驱虎吞狼,决不能让虎拿到主动,他不能先出手。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切入点,贸然商谈禁术太过了。火候不到,他需要的是循序渐进。然而……现在根本找不到任何切入点。

????平静的湖面夏,暗流汹涌,在这种复杂的心绪中,他度过了第一天。

????第二天,上午很平静,没有任何人,直到十一点,他的门才被轻轻敲响。

????“尊敬的华国地府大使。非常荣幸见到您。”一位穿着西服,有些佝偻的老者微笑着站在门口:“我是专门负责本次接待事务的姆本巴恩津加,职务是外交部副部长。您有什么事,可以随时呼唤我。”

????说的卑微,但实际上,他竟然也是府君!

????府君初阶,和秦夜差不多。

????秦夜淡淡看了对方一眼,笑道:“巴布鲁副酋长呢?”

????“圣灵大人即将开始五十年一次的蜕变,巴布鲁阁下和祖巫都陪同在侧,恐怕暂时不能陪同秦府君。另外,圣灵蜕变期间,非洲所有地府对外都是关闭状态,所以也无法带您游览黑曼巴地府的美景,对此我们深表歉意。不过放心,黑曼巴地府遵从您的意愿,绝不会有任何阴灵泄露您的行踪。”

????“没关系。”秦夜笑容同样无可挑剔:“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一个月左右。”姆本巴恩津加躬身道:“如果秦府君想去非洲别的地府,我们会在十分钟内给您办理公文。”

????秦夜笑着摇了摇头:“不用,或许这次没这么快?本官可以等等。不急。”

????“如您所愿。”姆本巴微笑躬身。

????两人闲聊了几句,秦夜这才回到了别墅。

????哒……门在身后关上,关上的一刻,秦夜冷冷看着实木大门。

????门后挂着一幅画,抽象派,是一群黑人围着一条巨蛇图腾膜拜,态度虔诚。表情惟妙惟肖。但秦夜总觉得,是在取笑他。

????冷遇?

????不,对方给了他最高待遇,和他交涉的人,也是同一级别。

????但……对方的意思也很明白,您可能见不到圣灵大人了。而且,这次巴布鲁都没有出现,同样是一种信号。

????对方在拖。

????拖自己的耐心,拖自己的理智出现缺口,拖出……这件事情到底大不大,要不要见面的底细。

????如果秦夜着急,说明这件事情很大,让华国感觉大的事情,黑曼巴地府很可能选择三不沾。没错,秦夜可以直说,事关禁术。但是……

????事关禁术,还是俄罗斯禁术,你华国地府的地位,就在你家门口,需要非洲地府出面?

????到底你是四常还是我是四常?

????身份这个东西,是把双刃剑,平时很好用,比如秦夜去韩国,当初判官面对府君,鲁缅采夫愣是不敢下手。这就是华国地府的无形震慑。

????但现在……同样是因为华国地府的江湖地位,让他反而寸步难行。

????“呵……”走到洗手间,他捧了捧散发阴气的水,泼到自己脸上,看着镜子中满面滴水的自己,久久不语。

????他需要一个撬动地球的支点。然而,华国百年闭关,对国际社会都不太熟悉,哪来的支点?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很快,五天过去。

????这一周中,秦夜没有见过第三个黑曼巴地府的官员!

????食物不可谓不精良,饮品不可谓不美味,环境不可谓不优雅,但哪怕是他,也有些焦躁起来。

????这种焦躁还不能保持在脸上。只能狠心吞进心里。

????一周过去。仍然没有任何会面的迹象。对方的理由早就说过了,非常充分。

????秦夜手中点了一根雪茄,静静地看着茂密的树林。

????雪茄的味道很不错,带着一点樱桃的甜味,但又不会太腻。更重要的是劲头不大,不会太闷,但是吸入肺部数秒,一股醇厚香浓的味道就会弥漫上来。

????顶级雪茄。

????嗤笑着将雪茄摁灭,他吐了口烟雾。静静地思考起来。许久,才喃喃自语地叹了口气:“不能再呆了啊……”

????“国际社会上,华国地府的形象更要注意……觊觎亚洲土地的目光实在太多了……我不能走错一步,更不能表现得……仿佛非要和谁接触一样。”

????“华国地府不存在这点,四常都不存在这点!只有你求我,没有我求你。黑曼巴地府走不通,还有下个地府。不能在一个地方待太久,和当地冥府接触,也要注意尺度。哪怕有见面的机会,也不能太急,循序渐进。”

????“就像煲粥一样,火候够了,才显得自然,才不会让别人感觉出华国地府的不对……”

????他舒了口气,手中随意地把玩着打火机,道理是这样,但是……他不甘心。

????时间。

????这次看似悠闲的谈判,实则是和时间赛跑。而第一个地府就耽误了近十天。

????有什么办法……让对方不得不和自己见面呢?

????用什么切入点能引起对方的兴趣?

????别说华国的地位,国际社会上,对方会顾忌,然而在俄罗斯地府如此大的诱惑下,首先看到的必定是利益。

????没钱你和我谈感情?

????思维百转,始终没有办法。他叹了口气,别说,这雪茄的味道还真的大,现在有一丝丝闷。他摇头给自己倒了杯咖啡,一饮而尽。

????纯正的黑咖啡,旁边几个精致的瓷器小盏中,摆放着牛奶和方糖。不过秦夜并没有加。

????苦涩的咖啡冲入胃部,竟然很好地和那股樱桃味混合在一起,不那么甜腻,也不显苦涩。汇聚为一种享受的感觉。

????就在他要将杯子放回去的时候,忽然抬了抬眉。

????杯子底部,有一个红色印章。

????还真是华国原产瓷器?

????他有些好笑地拿过来看了看,非洲这里,竟然有华国原产瓷器,还是这么高的品相?

????方形印。印上是四个字:崇祯二年。

????居然是明末的古董……秦夜摇了摇头,就在要把杯子放回去的时候,忽然顿住了。

????什么东西仿佛闪电一样在脑海里炸开,驱散所有思维的黑幕,他一把拿过杯子,仔细地摩挲着,眼中都冒着精光。

????“是啊……之前怎么没想到……”数分钟后,他轻轻放下杯子,猛然站了起来,急迫地点燃了一根雪茄,随意剪了剪,用力抽了一口。

????这一口吸得有些大,樱桃味道变得甜腻起来,而且,终于品到了其中巧克力一般的苦味,直冲心头,让他脑海中一片清明。

????“我来非洲……是因为看到了朱明门阀的名单才来的!其中第一个就是黑曼巴冥府!”他走到阳台,任凭阴风吹乱自己的刘海,眼底流光闪烁,狠狠咬了咬雪茄,就连阴风都感觉清爽起来。

????“是……他们不会因为华国地位,就舍弃俄罗斯地府给出的利润见我。有些事……不知道就是不知道,知道了不去做和不知道的结局完全不同!他们在顾忌老地府!只能采取拖的方法。一则看我的表现,二则……是怀疑俄罗斯地府前脚公布,华国阴差立刻赶来,中间是否有什么联系?”

????“如果有联系,是否和俄罗斯地府有关。会不会影响到他们的利益?这就是他们迟迟不见的症结。而我,没有足够的利益让他们见我。”

????“但我怎么忘了……我是看到朱明门阀的宝藏才知道的他们啊!”

????这就是绝对的利益!

????为什么黑曼巴地府排在朱明宝藏记录的第一位?

????因为……如果从华国地府走私船出海,那么……第一个到达的,绝对是马达加斯加!

????天然港口,天然群岛,非洲的印度洋门户……它的地理位置太好了!不在马达加斯加销赃,秦夜都会认为朱明一族脑袋有问题!

????沉思了足足三个小时,他哒一声摁上火机,毫不犹豫地摁响了铃铛。

????侍者立刻走了进来:“先生,请问需要什么?”

????“本官计划明天离开,麻烦请帮忙办一下去刚果的文书。”

????“是,我马上通知姆本巴先生。”

????姆本巴不到十分钟就赶到了,不得不说,他的礼仪简直无可挑剔,感慨地和秦夜握了握手:“太遗憾了,我的朋友,因为圣灵大人的蜕变,导致这次没有好好陪天使。下次黑曼巴地府一定补上。”

????“没关系。可惜……本官此次前来,是双方互惠互利的事情,不过……圣灵大人没有时间,也不勉强。”秦夜叹了口气,佯做遗憾地说道。

????“呵呵,以后还有机会。”姆本巴彬彬有礼地开口。

????秦夜微笑,给自己点了根雪茄:“或许。”

????“能停下几十艘宝船的港口可不太好找。”他深深吸了一口,苦甜味让脑海无比清醒,貌似无意地说:“能辐射整个东非的港口更难。”

????瞬间死寂。

????秦夜缓缓倒着咖啡,面上带着得体的微笑。

????华国,只有一种船能被称作宝船。而他,贯穿了一个朝代。

????郑和下西洋的船只!

????因为满载当时西洋见都没见过的珍宝,茶叶,丝绸,故被称作宝船,每一艘船,都是一座宝山,是巨大的财富!

????姆本巴不可能不知道,更不可能不知道一百年前朱明门阀的大走私,好歹……也是外交部的鬼不是么?( 我要做阎罗 http://www.baishu6.com/4_4632/ 移动版阅读m.baishu6.com )